脖子以下不可描述起来

  小纱趴在床上默默看了一眼手机,很好离考试还有12个小时。
  旁边的小狼娴熟得从床头柜最里面拿出一袋子的tt数了数,问:“纱纱你要什么口味的?”
  小纱:“……”你随意就好……
  小狼兴奋得说:“那我就选择超薄了!”然后兴奋得从邪恶的袋袋里举高了超薄。如果他有尾巴,一定甩得欢快。
  人如其名(?),小狼有一根堪称巨无霸,而他企图将小小狼甩在小纱脸上的时候被无情掐住了蛋蛋。
  “!!!”
  小狼心想老夫老妻就是懂敏感点啊*gt;_lt;*……小纱隔着薄薄的塑胶膜舔了舔棒棒的头同时用手撸了撸舔不到的根部,眼看着小小狼从软软粉粉膨胀起来变成了雄赳赳气昂昂。再用嘴试着做了几个仿照抽插的动作,小狼脸红红,两眼直冒狼光。他扑上来揉了揉小纱被自己玩大了两个罩杯的胸部,一时兴起把小纱剥成了小白羊。
  “最喜欢,最喜欢你的胸部了纱纱……”小狼捧着小纱的胸部,眼里都是虔诚。他仿佛是一个没断奶的孩子,用力得吸起小纱的胸,好像要从里面吸出甘甜的奶水。“唔……”含糊不清得吞咽。
  “呼……呼……”可怜伪*单身的小纱几乎半年没有感受过这种愉悦感,几乎要背过气去,双腿的花壶里流花蜜流得小穴酸酸疼疼,想让什么东西狠狠入侵那里。
  小狼看到小纱的表情渐渐放松下来,抬起她的腿毫不犹豫得插了进去。小纱被突如其来得入侵一瞬间撞散了神志,下面狠狠收缩咬死了肉棒。超薄就跟没有一样,肉贴着肉,小纱感受到了那惊人的滚烫温度。
  “啊喂你……都没问我要不要!”小纱努力拼凑出一句话。
  小狼露出一个像小孩子一样顽劣的笑容,加速了抽插,这下整个房间都是带节奏的撞击声和水声。
  “呼……呼……慢点……”小纱求饶。
  小狼果然停了下来——小纱心里一整暗喜,然而又有点失落。小狼只说:“转过去。”
  小纱乖乖含着小小狼转了大半圈,变成趴在书桌上对着镜子,小狼顿时掐着她的腰发狠操起来。小纱看到镜子里赤裸的自己被衣衫完整只拉开了拉链的小狼压在身下的丑态,忍不住闭上了眼睛。然而视觉的黑暗带来的是触觉的集中,皮肤上的寒冷和下半身的火热更是加强了刺激。小纱觉得自己没有像这样柔弱和臣服过,从心底就觉得自己在被人恶狠狠侵犯。身体更是诚实得喷出了一股股爱液支持着对方的侵犯,最后终于在双重刺激之下高潮了。小狼也目不转睛得盯着小纱在镜子里失控的表情和紧压着的肉球,这让他有一种同时带有占有欲和爱欲的快感。半年来不见的思念让他抱住失去力气的小纱,他沿着脊椎亲吻着她,然后用最快的速度抽插起来。
  “(%¥……”虚弱得小纱受到这么强烈的刺激,根本说不出一个字,两眼一翻又达到一次高潮,把书桌上的文件弄湿了。
  小狼快乐得看着自己的成果,为了不再增加小纱的负担,他抱紧柔软的小纱深深插入,小小狼仿佛有生命般跳动起来,在连接的地方喷出一大股白色的液体,仿佛要为自己的爱人奉献出自己全部的爱一般,献给了超薄。
  拥抱温存了一会儿,小狼抱起小纱去冲澡了。
  “纱纱,饿不饿?”小狼积极得把脸凑过来。
  “饿……想吃夜宵……”小纱有气无力。
  于是洗完澡的小狼抱着洗白白的小纱来到了餐桌旁并点燃了绿蜡烛。无力的小纱被喂下了四盆黑暗料理,卒。小狼被警察叔叔抓进了监狱。一对情侣从此天人相隔。
  *The  End*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